正在加載......
 
進階搜尋
允晨文化  
回首頁 查看購物車 目錄下載 購書流程 Back Office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電子報】青春縱走•騎路無疆    首頁 >
 

 

出刊日期:2011年08月17日

     青春縱走,騎路無疆      ◎廖志峰          

-------------------------------------------------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
《隨風飄盪》(Blowing in the Wind)/鮑勃•狄倫

      小時候,腳踏風火輪的哪吒是你心目中的偶像,可以如此自在瀟灑地風馳電掣, 只靠兩個滾動的輪子。現實生活中如能有一部腳踏車就是最大的安慰。因此,有一 段時日,我以腳踏車代步,最遠的騎路,也不過是從中山北路四段騎到羅斯福路三段,從沒跨過淡水河或台北市,更不可能有環島旅行的概念,所以,當《練習曲》的風潮在海島風行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年輕時離一切偉大的夢想,都很遙遠。在 國外以騎腳踏車進行跨國旅行?那更是天方夜譚。
        突然有一天,一個名叫殷士閔的青年作家他的書稿出現在公司的電子信箱中,那 是2009年底,我正在一堆沉重的書稿間昏睡浮沉,這樣一本書稿不經意的跳入視窗 ,有一種驚豔,相對於中年開始蹣跚的步伐,這樣一本青春洋溢的書寫著實讓人振 奮,但也使人十分懊惱——我曾經年輕過嗎?為何不知道青春該如此揮霍?不知不 覺跟著這個年輕的醫學院學生,在文字之間一起騎向世界—彷彿我也一起經歷他大 學生涯中最後的暑假。
        當然,寫出這些文稿時,他已經完成了他夢想的路段,從西班牙的巴塞隆納縱騎 到德國的漢堡,先騎車攻頂翻過庇里牛斯山,然後經過法國,比利時,荷蘭,最終抵達德國。從最熱情的地中海岸,向著一個北方冷峻的工業都市前進,我疑惑,為 什麼是由南到北?為何選擇在漢堡結束?換成是我,我會從北方向著溫暖的南方騎 去,沿著梵谷的〈星空〉和〈向日葵〉,一路騎下去。即便心中滿是疑惑,等著解 答,我這個中年發呆男,只能坐在懶骨頭上想著他如何在異國的機場組裝他的鐵騎 ,旁邊充滿好奇和圍觀的群眾,然後推出機場大廳開始他追風的旅程。他的旅程未 必天天好運,在艷陽高照的山巔海湄,率性自在地騎著腳踏車,追逐在美女身後, 一邊欣賞美背美姿,一邊趕路,果然沒幾天,就摔車了……這至少比較真實,比較 像是會發生的狀況。我竟然有點安慰……
        無疆的騎路歷時約45天,總公里數超過三千。除了偶而在各大城市的逗留和漫遊 外,他實際騎車的天數約莫27-28天,也就是說平均每天要移動超過100公里。如果以 每小時20公里計算,他一天在腳踏車上的時間是5-7小時,真是辛苦的勞動,而且有時是上坡,有時是石子路,千萬不可小覷。不過,就像在卷首他開宗明義地說,這趟旅程,他要用腳去找答案。他有過恐懼和遲疑嗎?如果迷路時怎麼辦?如果摔車怎麼辦?如果騎不下去怎麼辦?可以偷偷地改搭火車嗎?這是真正的考驗所在,毅 力。最有意思的路線是,他騎了一段環法賽的路段,一個來自亞洲的年輕騎士孤身模擬環法賽路線,體驗環法賽選手的心情和路上風景,這樣,真實的路線和人生的夢想有了疊合的地方,這是旅行獨具的魅力。
        到底,在這麼多旅遊方式中為什麼獨獨以腳踏車作為工具?理由是,
       
    想要以一個未來比較不可能去作的方式在歐洲旅行,歐洲的人文、歷史、世界遺產在未來幾乎都不太可能有很大的變動,但是論及時間、 體力、決心....總覺得只有現在的自己最適合去完成;單車旅行是一種非常貼近土地的方式,途中會遇見許多人,看見許多平時旅遊書或地圖上無法預見的風景,同樣一個城市,搭著火車抵達跟翻山越嶺抵達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這是我學生時代最後的暑假。
         以「無疆的騎路」為書題,作者想告訴讀者的是:
       
    不只是旅行,我們在生命中或生活中本身就存在許多的疆界,這些疆界來自恐懼、未知、過去的挫敗或太複雜的想像,要跨過這些疆界,甚至是移除了這些疆界視野才會變得更遼闊,也才能不斷的在世界上冒險下去。
          瞧!這個年輕人,他45天的旅程,以腳踏車探索歐洲的人文和自然風景,他遇見 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他喝過滋味難忘的比利時啤酒和溫厚人情,淋過夏天最冰冷的雨,而這趟旅程,他收穫豐富卻花不到十萬元。他感謝許多國外的背包客和車友提供住宿跟免費的旅遊諮詢,才讓他得以完成夢想。這個單騎縱走之所以令人動容,就在於無畏——青春無敵。令人有點沮喪的是,我ㄧ邊追逐他的單車背影,ㄧ邊想,擁有過那樣的青春時刻的我,竟然沒有過如此偉岸的夢想……。
          再美好的旅程也有終點。他的旅程在漢堡畫下句點,過後,他在漢堡轉乘火車和渡輪到瑞典去,繼續他交換學生的生涯,而那台陪它三千里長征的單車,也在漢堡賣掉了——留給有緣的人繼續他們的旅行。也許就在他自己下一趟的歐洲之旅。忽然想起美國民謠詩人鮑勃•狄倫那首令人吟唱不絕的著名歌曲,《隨風飄蕩》﹙Blowing in the Wind﹚,其中的歌詞這樣寫道: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生命的大哉問,答案在風中飄蕩,因此,我們追風。
            青春縱走,騎路無疆。
 

 

 

 

 

 

 

 

 

 

 

 

 


                                                                     書香遠傳第096期 > 書香最前線    ◎ 鄭秀圓
         還記得上一次自我放逐的旅行是什麼時候?距離第一次背上行囊探索世界已經是大學時期的事了,看完殷士閔精采的歐洲單車旅程,喚起心中的冒險因子,套句知名單車騎士黃健和所說「不是青春才決定出遊,是因為出遊方能喚回青春。上路,即是壯遊的開始。」
         一個醫學系的大男孩, 在 2009年畢業之際,暫時告別了白袍、聽診器與病例,決定一個人騎上單車, 橫越歐洲大陸西、法、比、荷、德共3,000公里。隨著他流暢的文筆,我的心也一路從巴塞隆納的機場開始出發,過程中從車速百里擦身的高速公路,到環法賽選手也叫苦連天的山道、在西班牙看見令人嘆為觀止的高第建築、幸運地與法國當地美女單車手共騎一段路途,或是受傷時狼狽不堪的狀況,神奇似地有好心人即時伸出援手…… 等等,這些意想不到的狀況,都是旅行中最難以忘懷的回憶。
         曾經, 中南美洲革命英雄切•格瓦拉在醫學系畢業之後,也騎摩托車壯遊,旅途中看見了各地不同面貌,影響對往後對生命的價值。同樣也是醫學系出生的殷士閔,不敢說他會有什麼革命理想,畢竟大敘事的時代結構已轉變,現在旅行的意義大多為追求自我, 實踐自我想望的展現。誠如文中提到,「學生時代的我們受到的保護實在太多,也太習慣了一成不變的生活,直到走了出來,才會驚覺自己的渺小與脆弱。所以還要不斷地騎下去,去讓自己與這個世界碰撞,並練習一個人處理孤單的感受。」
         青春,除了獨立地碰撞、冒險, 透過旅途認識更多不同的人,可以增加個人的視野。一位旅途韓國背包客對著作者說,「你應該要想辦法去認識更多的人,這樣才能把你的心打開。」
         因為這世界還有很多未曾走訪的城市,正等著你去發掘、品嘗,你永遠不會知道,在某個街角轉彎處你將會遇上誰、將有什麼事情發生。在閱讀過程中,幾乎一口氣讀完, 當書本闔上之際,想像作者一步步踩著踏板前進的畫面,實踐著屬於自己的旅行之道,因而喚起心中冒險的片段,過去旅行回憶突然浮在腦海中,讓人思考是否該準備下一次的出發。
 

 

【關於本書】
熱血青春的壯遊
王浩威•黃健和 
熱情推薦

青春不是理所當然地存在。青春是要去撞擊、去探險,才開始發生。
究竟在路上,一個人騎著單車的殷士閔在想什麼呢?
跟隨他流暢的文筆和動人的觀察,身為讀者的我們也開始上路了。
生命是如此豐富,值得一再地探索。也因為生命是如此豐盛,不只是青年階段,任何年齡的我們,都該開始思考下一次的出發了。

                                                          
王浩威(台灣心理治療學會理事長,作家)
這個世界還充滿著你未曾走訪的城市國家,一條條道路都在向人招手。不是青春才決定出遊,是因為出遊方能喚回青春。上路,即是壯遊的開始。
                                                                  黃健和(單車騎士、大辣出版總編輯)

「你最常被問到的總是:要騎多遠?要跨越哪些國家?在回答的時候,心裡總是帶著某種程度的不安;因為你實在不知該如何讓人們從短短幾句話語中,感受到真正跨越的距離與疆界。更精確的說,你從不認為庇里牛斯山頂上那面逆光閃耀的告示牌,或是法比之間一望無際的田野,是真正需要被跨越的國界;真正的疆界存在於每個人心裡的那些高牆,存在於每個人對於未知的恐懼,以及無知的自傲。那堜鼎麂S有標示,無法定位,卻又可在一念之間跨越出去,走向最美的風景。」
2009年,醫學院的最後一個暑假,一個少年告別了白袍、聽診器與永遠寫不完的病例,跨上單車從巴塞隆納出發了。
西班牙、法國、比利時、荷蘭,最後到了德國的漢堡,在這趟充滿驚喜與意外的騎路上,他看見了關於歐洲的另一種美麗的風景。從車速百里擦身的高速公路,到環法賽選手也叫苦連天的山道;從梵谷不曾遠走的南法小鎮,到吉普賽女郎流亡百年的聖母院廣場;穿越折斷國旗的逆風,冷冽暴落的冰雹,甚至在比利時的田間摔車得鮮血直流….
但他始終沒有攔車,或者放棄用雙腳前進的渴望;一步步踩著踏板,實踐著屬於自己的旅行之道。他渴望知道自己的意志與體能可以被推向怎樣的極限,他努力在旅客擁擠不堪的城市與無人知曉的小鎮間尋找全新的冒險;他不想用穿越多少國界、花了多少錢或是玩過多少景點來量化旅行的意義,但他始終期盼著在跨越自己心中的疆界後,會遭遇怎樣的風景。
於是他便這麼向前騎了下去。

原來,真正疆界從來就不應出現在地圖裡
跨越心裡的邊防,朝著有路的地方不斷騎下去
就能遇到最美好的風景

就在這個時候我才忽然驚覺,從現在開始
自己將要度過一個沒有珍珠奶茶的夏天
 

 

【關於作者】
殷士閔,現職高雄長庚實習醫師。常常因值班過著歐洲的作息,近來喘息的時間大多浪擲在島內出走、攝影、潛水與寫作當中,不斷的引頸期盼著下一次長途旅行。國外的足跡涵蓋肯亞、斯里蘭卡、印度、柬埔寨、美加與日本等等;醫學生生涯最後一個暑假獨自完成了巴塞隆納到漢堡的單車旅行,並到瑞典交換學生。曾經得過北縣文學獎、桐花文學獎、南山人壽文學獎、全國醫學生聯合文學獎等,偶爾也在詩刊或副刊角落出沒。
 



電 台:綠色和平電台FM97.3

節 目:綠色論壇

介紹書籍:《無疆的騎路—一個人,一台單車,三○○○公里歐洲跨國手記 》

主 持 人:李南衡

訪 談 者:廖志峰

播出時間:
8/19(星期五)下午6:00∼7:00


※ 歡迎有興趣的讀者準時收聽~ ※

 

     

 

初戀情人的秘密

若尼克•歐樂蜜/著

武忠森/譯

 

狂野之旅—嬉皮浪遊記

泰瑞•塔羅夫


謝佩妏譯 

世界太美麗

Zoe佐依子/著

 


帶著希羅多德去旅行
瑞薩德•卡普欽斯基/著
黃建功/譯


 


 

給微雨的歌

馮青/著

 

 

                 
 

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TEL(02)2507-2606     FAX(02)2507-4260    MAIL asian.culture@msa.hinet.net

友善列印
  5Top  
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 10487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E-mail: ycwh1982@gmail.com
電話: (02)2507-2606 傳真: (02)2507-4260